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无忧开发者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灌水] 准确预测"彭州地震"的幕后故事

[复制链接]
铁观音 发表于 2013-11-10 21: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民间推翻的"地震不可预测论" ——准确预测"彭州地震"的幕后故事
  ■“我们几乎是等着这场地震的到来,它果然在我们预定的时间预定的地点以预定的震级发生了。”
  1月9日6点20分,北京海云轩小区。李伯淳早早来到海淀区这间办公室,迎接全国各地20多位地震预测者。房间还没来得及打扫,李伯淳一边修改材料,一边将手中的证书端详一番。
  在国际天灾研究会会长李伯淳眼中,这10本被赋予使命感的荣誉证书,是对民间预测者杨智敏、曾光华、李义平、刘子明等人的一种莫大鼓励。
  “没有一分钱奖金,但这是最高的精神奖励。”李伯淳说。
  1天前,沉浸在“预测盛宴”喜悦中的民间预测者们陆续抵京,除接受国际天灾研究会表彰外,还要对近期地震数据汇总分析。
  民间预测改写中国地震预报史
  不久前,一条消息引起轩然大波。
  据中国地震台网测定,刚刚过去的2011年12月26日0时46分在四川省成都市彭州市发生4.8级地震。该地准确位置在北纬31.4度,东经103.8度,距离2008年5月12日发生的汶川地震震中直线距离约80公里。
  值得一提的是,预测者是一群国家地震局的退休元老及民间预测者。这场预测被地震人士誉为“民间式狂欢”。
  中国地震预测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地震局研究员汪成民说:“这是近23年来中国地震预测领域专群结合成功实现地震全程跟踪的一个范例,也是唯一的一个,必将在中国地震预报史上留下一笔。”
  汪成明认为,这又一次彻底推翻了“地震不可预测论”。
  从贵州赴京参会的杨智敏,被众人誉为“功臣”。在这位民间地震预测领军者眼中,彭州地震预测的成绩非一人功劳,属于整个民间预测团队。
  “我们几乎是等着这场地震的到来,它果然在我们预定的时间预定的地点以预定的震级发生了。”杨智敏对《北方周末报》说。
  52岁的杨智敏此次带着近期地震预测数据赴会。同他一起接受表彰的10人中,还有被辽宁本溪誉为“奇人”的李丽和邯郸地震研究“狂人”任亮。
  据了解,李丽是10人中唯一利用特殊感应预测地震的,也是亲自赴彭州附近实地预测的女士。
  李丽接受《北方周末报》采访时说:“在地震前,我准确预测出了震区和震级。”
  这些预测者多次将地震预测结果上报给后方地震局元老及国家地震局。而依托互联网发布地震信息的杨智敏,也接受了上万名网友的见证。
  杨智敏不时地给记者查看震后上百位网友给他发来的短信及贺电。很多网友表示,民间人士成功预测彭州地震,这是一个奇迹。
  46分钟后,“提前预定”的地震发生了
  杨智敏称此次彭州地震预测,是一场有组织、有预案、有结果的“专群预测”胜利会战:作为后方支援团的“专”,是一群以汪成民为代表的退休元老;“群”则是20多名民间地震预测者。
  李伯淳认为,国家地震局的“地震不可预测论”,是采取“守株待兔”的方式等待地震,而民间预测者则是采取“主动抓震”的方式去捕捉地震,这是官方与民间的观点和方法的不同。
  据了解,民间众多地震预测者此前曾多次准确预测地震。但李伯淳认为,地震局不但不重视,还“打压”民间地震预测者。
  李伯淳的说法,得到了中国地震预测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主任汪成民的赞同。
  从汶川地震后,来自民间地震可预测的呼声越来越高。这些人一直想通过努力,预测出几个成功案例,给地震可预测正名。而四川彭州地震给了民间者一个“专群预测”的合力标本。
  就在彭州地震一个月前的2011年11月15日,汇聚了地震老专家、民间地震预测者的“第五届群测群防地震研讨会”在京召开,发起者是李伯淳。会议讨论的结果是:未来三四十天内川西北、甘南一带将有一次5级~6级的地震。
  汪成民说:“几位地震研究者都拿出了数据记录,我们几位专家的意见也很统一,这次地震‘跑不了’。”
  国际天灾研究会决定派人到震中附近安装设备——一方面验证预测准确率,另一方面记录下这次预期中的地震数据以备日后研究。赵卫国、杨智敏、任亮、李丽4人被选为地震监测前方志愿者。
  国家地震局原台网中心预报部主任郑大林说:“群测群防值得重视,应该把它好好发扬起来。过去,我们在周恩来总理的地震指导精神下,非常重视群测群防,现在地震局把此丢弃了,是一个很大的失误,要搞好地震预测一定离不开群测群防。”
  国家地震局研究员陈荣华认为,能够专群结合,到现场抓地震,是近年来地震预报的重大进步。
  那么,资金从何而来?
  2011年11月19日,杨智敏在网上公布了筹款及预测方案。两天后,上千名网友捐款14200元,网络预测民间观察团应运而生。
  11月23日,杨智敏租借了儿子的轿车从贵州抵达四川,李丽等人分别向四川集结,并在德阳与防震减灾局退休工程师潘正权会合。
  5人沿途在四川江油、甘肃宁县等3地安装了网友资助购买的预测设备。据杨智敏回忆,一些官员起初以为他们是推销产品的,但是了解情况后给予了很多支持。
  基层地震部门对民间地震预测力量很关注。李伯淳对《北方周末报》说:“一些地震部门在技术设备和预测能力上存在不足,所以对民间预测力量寄予厚望。”
  一周后,杨智敏等人在上述地点安装完5台设备后返回。从12月10日开始,这些仪器开始记录到异常信号,到12月23日后一系列异常数据接连不断地被传回,震前14小时河南焦作志愿者原兰军安装的设备出现临震信息,速告知赵卫国。这些都成为他们跟踪预测“这次地震的发生时间在11月下旬到12月25日之间,震级为5级~6级,震中位置在汶川到都江堰沿线一带”的依据。
  12月26日0时46分,彭州4.8级地震在杨智敏预测后的46分钟发生了,震中与他们预测的震中位置新安装仪器的地方相差不到100公里。
  提前两年圈定破坏性大震危险区?
  汪成民说,以往民间地震预测研究者多是单兵作战,还需要有人将预测的方法、手段、仪器与其它预测方法的长处糅在一起,取长补短,强强组合;此外,跨省、跨专业更大范围的信息交流也非常重要。
  “历史的经验表明,大地震发生点不受‘地方领导’,它不会遵循在一个省一个区来发生。因此,可建立视频会议,各地将其前兆资料通过网络实现全国共享,总之地震预测是一个正在探索中的科学问题,应该重视各种新发现、新观点。”汪说。
  汪成民认为,地球像人体一样有穴位,只有准确监测到敏感穴位,才能得到最有用的信息。而地震理论研究存在方向性错误,导致专业地震预测长期无进展。
  他举例说,这次杨智敏等人去地震现场考察,就是一种很好的“穴位疗法”。
  李伯淳认为, 目前只要有强有力的组织机构,搜集分析整理民间和地震专业台站观测的微观早期异常、空间卫星云图等,根据提供的信息进行长、中、短、临综合性地震预测判断,就能够在每次破坏性大震前两年内圈定四五百公里范围内的危险区。
  “目前急需投入数百万的资金用于安装仪器和培训人员。”李伯淳说。
  □北方周末报首席记者 梅刚 发自北京
(编辑:SN009)
看新浪新闻赢iPad mini
cymxcc29 发表于 2013-11-10 21: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所属分类: 社区之家